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明星资讯

[好文]都市传奇四

2022-06-20 来源:甄选明星

【都市传奇】四

当晚,李伯雄在陈舒婉的体内射了两次,休息了一会后还想继续,陈舒婉见

他过于热衷房事,心疼他的身体,执意不肯让他继续,李伯雄才恋恋不舍地作罢。

林飞悄声无息地退走,他来到林雨虹的霓虹酒吧,怕她担心,并没有告诉她

陈舒婉出轨之事,只是请她帮忙收集李伯雄的行踪资料,林雨虹见他郑重其事,

自然不敢怠慢,告诉他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他。

[好文]都市传奇四

回到住处,林飞的心情仍是很坏,李伯雄的存在,像一块重重的石头,压在

他心里,沉沉的。

想起母亲搂抱着自己时,那迷人的芳香,醉人的触感,如今已经完全属于一

个不是他父亲的男人,与她重逢的喜悦已经荡然无存。

这时,徐颖下班回来了,她在玄关处摘下脚上的鞋子,见林飞一个人闷闷不

乐地靠在沙发上,她套着轻薄灰色丝袜的一双美腿,就这么踩在地板上,来到了

林飞身旁,担忧地看着他道:「怎么啦,是不是今晚的见面很不愉快?」

林飞摇摇头:「和你想的相反,妈妈见到我,非常的开心,我也一样,这么

多年,她仍是我记忆中疼爱我的妈妈。」

「那你为什么看上去这么不开心?」

林飞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有些苦涩地说道:「因为我发现,妈妈最爱的人不

再是爸爸,而是另一个男人。」

「李伯雄?」徐颖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「嗯。」

徐颖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安慰林飞,她靠在他的肩膀上,好半响,才说道:「

别想太多了,那毕竟是你妈妈,上一代的感情没有我们插手的余地,顺其自然吧。」

林飞也暂时不愿再去想这些事,搂着徐颖的身体,感受着从她身上传来的淡

淡体香,加上不久前目睹李伯雄和陈舒婉行房时的活春宫,体内的欲望有些蠢蠢

欲动,于是把徐颖放倒在沙发上,轻轻压了上去。

林飞把徐颖胸前的扭扣解开,轻轻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,俯下身,自上而下,

从她的双乳吻到小腹,直吻得徐颖娇喘连连。徐颖的下身穿着短短的套裙,修长

诱人的美腿还穿着灰色的丝袜,林飞想起李伯雄和陈舒婉做爱时的情景,有些意

动地扳起徐颖一条腿,从大腿沿到小腿,最后将她包裹在丝袜里如青葱般的五根

玉趾,放到了嘴边,轻轻吻了起来。

徐颖顿时羞得满脸通红:「啊,别啊,人家的袜子穿了一整天了,不嫌脏的

吗。」

林飞嗅着从她柔嫩足心传来的淡淡味道,那是徐颖些许汗味与高档丝袜结合

后的气味,闻起来非但不难闻,反而更能激起林飞的情欲。难怪李伯雄在吸吮陈

舒婉的脚趾时,显得那么陶醉。

「你的脚这么美,怎么可能脏。」林飞拿起她另一只脚,从足背开始一点点

地吻了起来。

徐颖有些不敢相信:「真的吗,我穿了一天的高跟鞋,好怕会有味道,那样

多丢人。」

林飞被她可爱的模样给逗笑了,在她嘴上狠狠地吻了几下,才开始脱掉双方

的衣服。两人很快在沙发上滚在一起,林飞压在徐颖柔软的身体上,不停地做着

男女之间原始的动作。

就在徐颖到达高潮后,林飞也快要忍不住,动作越来越快,这时徐颖回神过

来,又像上次那样,推着林飞的胸口:「别……别射在里面,射到外面去。」

林飞看着徐颖妩媚通红的脸,越看越爱,在她唇上吻了一下,说:「今天让

我射在里面吧。」

徐颖眼中闪过一丝复杂意味,却是摇头说:「不好,要是怀了孩子就麻烦了,

你先忍忍,下次戴了套你再让你在里面射吧。」

林飞抚着她的脸说:「那好吧。」

林飞稍稍有些失望,他其实是想内射的,但既然徐颖不肯,他也就没有坚持。

激情过后,林飞抱着徐颖进了浴室,在浴缸里徐颖温柔细心地给林飞清洗着

身子,林飞看着她晶莹如玉的雪白裸体,很快又恢复雄风,抱着徐颖在浴室里又

恩爱了一番。

弄了大半夜,两人才相拥着睡去。

第二天早晨,徐颖像妻子般一边帮林飞整理衣领,一边叮嘱道:「你有事可

以先去做,宴会是晚上七点开始,到时候我会派车来接你,礼服我都帮你准备好

了,你随时可以换,到时候我会给你介绍很多燕京的大人物,结交了他们,对你

在燕京非常有帮助。」

「我知道了老婆,你赶紧地去上班吧。」

「那我走了,老公。」徐颖在林飞嘴上亲了一下,穿好了鞋子,向他挥挥手

便出门了。

过了一会,林飞也出了门,拦了一辆出租车,打算到姐姐的酒吧去。

车子开出没多久,忽然前方两辆黑色的车子,堵住了去路,司机没有多想,

便想调头,这时发现后方同样被一辆黑色的轿车挡住退路,这时就连司机也意识

到不对了。

车内的林飞若有所思,却是一点也不担心,这里可是燕京,光天化日的,周

围全是路人和监控,就算红墙内三大供奉要杀人,都要考虑一下后果。

一只黑色的手枪,指着出租车司机的头,示意他下车,司机战战兢兢地下了

车,双手举着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两个身穿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,接管了出租车,

其中一人冷冷地对坐在车后的林飞说:「不要有任何动作,子弹可不长眼的。」

林飞一言不发。

四辆车子快速地启动,一个多小时后,林飞被带到了某个偏僻的山区。

「下车。」

林飞下了车,接着看到十几个人陆续从那三辆黑色轿车中出来。大部分穿着

黑色的西装,有些还戴着墨镜,一个个腰间鼓起,看样子全都带着枪。

一个身穿花格子衬衫,下面七分裤加皮鞋,打扮不伦不类的青年走了过来,

他看着林飞,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残忍意味。

「臭小子,老子派人警告你滚出燕京,你居然还敢大摇大摆地将我的话当作

耳边风,今天你落在我手上,我保证,会慢慢地把你玩到死为止。」

林飞看着他,语气平淡地说:「你是什么人,我似乎没有得罪过你吧。」

旁边一个看上去有些身份,跟青年该是朋友的平头青年,听到林飞的话,顿

时笑得直捂肚子:「你看看,你看看,这愣头青死到临头居然还不知得罪了谁。」

平头青年一脸恶狠地看着林飞,「整个燕京,谁不知道王家二少在追求徐美女,

你这家伙居然不知死活,敢跟二少抢女人,徐美女是你这种人能配得上的吗。」

果然,是因为徐颖。

林飞有些无奈,徐颖确实长得太美了,在他所遇过的女人中,除了他母亲陈

舒婉,和初恋女友张可秋,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比得上她。当然,华夏大地,也

有极少数女明星在容貌上可与徐颖媲美,但气质上则差远了,也就陈舒婉和张可

秋能与她平分秋色。

「徐颖是不会喜欢上你的,很抱歉让你失望了,她爱的人是我。」

林飞平淡的一句话,彻底激怒了王国桦。

他感觉自己近来,真是诸多不顺。先是从小和他玩到大的堂兄,被家族列为

下一任继承人,紧接着,堂兄更是和张可秋订了婚。比起成为家族继承人,王国

桦却是更羡慕堂兄的艳福。那可是燕京四大美人之一的张可秋,气质优雅无比,

窈窕的身材他不知看了多流口水,还有那双美腿,穿着高跟鞋,套着黑色的丝袜

时,那情景别提有多诱人。

可惜,张可秋是他堂兄的未婚妻,只属于他堂兄的,王国桦只好把目光放在

另一个相对比较容易得手,但相貌同样出众的徐颖身上。

本来,凭借着王家二少的身份,和他自认为出色的英俊相貌,拿下徐颖成功

很大,谁知她对自己却从来不理不睬。前几天,下面的人更是向自己报告,说徐

颖这几天一直跟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,两人还买了套房子一起住,王国桦的肺简

直要气炸了,张可秋他抢不过堂兄,没办法,可是若连徐颖也被人抢了,那他的

脸面该往哪里放。

「她爱你,呵呵,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,你是什么身份,一个什么背景都

没有的穷小子。告诉你吧,我已经请人跟徐颖的母亲接触过了,她非常满意本少

爷,很快的,徐颖就会成为我的女人,你这么得意,到时候,每天晚上我会狠狠

操她,把她操到死去活来。不过,你怕是没有机会等到那时候了,哈哈……」

林飞一字一顿地说道:「你,找,死!」

「死到临头,还嘴硬,都给我上,把他三条腿全给我废了,本少再慢慢地折

磨他。」

王国桦恶狠狠地对着周围的众人一阵大吼。

众人纷纷掏出手枪,王国桦和另外两个年青人,则眼带兴奋地看着场内。

很快,他们眼中的兴奋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不可置信的震惊和……恐惧!

场中的男人,在一瞬间化作一道幻影,枪声大作,竟是半点也不能让他停下

脚步,这些由王国桦从家族中带出来的精锐,一个接一个地倒在地上,看样子,

全都死了,对方竟没有留下半点活口。

王国桦怕了,真正的怕了。

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子的,对方应该被他的手下打倒在地,然后他大笑着,把

他双腿连同第三条腿一并废了,接着狠狠地羞辱他一番,再把他卑微的生命结束

掉,最终他夺得美人归。

事情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,为什么,为什么他这么大胆,光天化日之下敢杀

这么多人,他难道不怕受到法律制裁吗?

当林飞将在场所有人,全数震碎心脉后,一只手将王国桦的脖子紧紧掐着,

将他整个人提起来时,见到对方居然吓得屎尿齐流,不由摇摇头笑了起来。

「王家二少,你不是大人物吗,怎么吓得屁滚尿流了?」

王国桦挣扎着,痛苦地求饶道:「放,放了我,求求你,你要什么,我全答

应你,请你放了我……」

林飞眼中的笑意逐渐被冰冷所取代:「你错在不该打我女朋友的主意,在这

个世界上,谁敢打我女人的主意,我就灭了谁。谢谢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来,这里

很偏僻,那边就是个山崖,在你的设想里应该是我会被扔到下面去,现在反过来

就换你们下去吧。」

王国桦惊恐地挣扎着:「不……不……」

林飞冷冷一笑,手中一挥,王国桦竟是惨叫着在空中抛离了数十米,准确地

落入了山崖中。

他在国外,为了支付父亲不菲的治疗费,曾当过几年雇佣兵,对杀人并不陌

生,而且当运转无名秘笈跟人动手时,他能感到体内的血似乎会沸腾起来,杀意

也大增,有时经常会收不住手。

王家二少既然想杀他,林飞自然不会跟他客气,更何况,他居然想染指徐颖,

这才是林飞不能容忍的。不过,既然人都杀了,那么现在该考虑的就是善后问题。

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处理完毕,那几辆车也被林飞一并扔下山去,不留半点痕

迹,他接着靠着双腿,直接从山上跑到了山下,拦了一辆车回到市里,已经是傍

晚。

宴会就要开始了,林飞吃了点东西,穿上徐颖给他准备的衣服,这时徐颖的

电话来了,她已经到了楼下。

徐颖今天没有开她那辆跑车,而是开着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,她穿着一件淡

蓝色的连衣裙,灰色丝袜,细根的高跟鞋,脸上还化着淡妆,看起来明艳照人。

她看着林飞,美目充满着笑意:「老公,你真帅。」

林飞笑了笑:「你更美。」

「就你会说话,走吧,宴会要开始了。」徐颖吩咐司机开车,车子便缓缓前

进。

宴会在市里的夜光杯酒店举行,这是一家六星级酒店,属于楚家旗下的产业,

当林飞来到酒店外时,酒店的停车场,已经是豪车遍地,快要车满为患了。

徐颖挽着林飞的臂弯,走进了酒店,一路上,和徐颖打招呼最多的是那些京

城贵妇,除此之外便是一些年纪相仿的豪门小姐们。然而众人的目光,更多是好

奇地投在林飞身上。

对于她们的追问,徐颖自然是笑逐颜开地介绍林飞是她的男朋友。林飞虽然

没有说什么,但还是感觉到,周围许多男青年对他投来的不善目光,笑了笑,没

有说什么。

来到酒店最顶楼,宴会已经开始。

望着场内不论男女,一个个盛装出席,林飞的目光在众人之中到处巡视,可

惜,并没有发现那个让他魂牵梦絮的身影。

徐颖则是在他身边,小声地为他介绍着场内的大人物。

「看,那对夫妇便是楚家大少爷楚枫和他的妻子刘芸,楚枫很快就要从他父

亲手上接掌家族了,他是五大家族中最快接手的第三代,今天就是为他儿子举办

的宴会,一会儿,我们过去和他打声招呼。」

林飞点点头,那对看上去颇为普通的夫妇,想不到会是楚家的大人物。

徐颖笑着和几个相识的人打过招呼,凑到林飞耳边说:「奇怪,楚枫的那位

美女妹妹,怎么没看到她的身影,好可惜,应该让你认识认识她的。」

林飞没好气地说:「这个就省了吧,我才没什么兴趣。说起来,这里这么多

人,你的爸妈在哪呢?」

徐颖朝四周看了看,突然拉着林飞躲到在厅的柱子后面,朝他吐了吐小舌头

:「哎呀,不好,我妈就在那边,昨天她又要逼我去相亲,我不肯和她吵了一架,

现在不能让她看见。」

「我们俩的关系都曝光一大半了,被你妈知道是早晚的事。」林飞苦笑地说

道。

「哼,我就是要让她从别人嘴里知道,她女儿交了男朋友,气死她才好。」

林飞更加苦笑无言。

「徐小姐,怎么躲在这不出来跟大家打声招呼呀?」一个挺着大肚子,头顶

秃了一小半的中年男子,端着酒杯,走了过来。

「咦,这位是……」

徐颖看见来人,笑着打招呼说:「我正要过去呢,姜先生,这是我男朋友林

飞,他刚来燕京不久,人生地不熟的,还请姜先生多多照顾他。」

她接着向林飞介绍道:「这位是姜海隆先生。」

林飞和他握了一下手:「你好,姜先生。」

姜海隆看着林飞,眯着一双小眼睛,笑呵呵地说:「林先生真是一表人才哪,

难怪一向眼高于项的徐小姐会不可自拔,我还要过去跟人打招呼,有时间定和林

先生多多交流,两位先失陪了。」

「请便,姜先生。」

徐颖看着他远去的身影,小声地为林飞介绍道:「他是姜家现任家主的亲弟,

姜家家主姜海局几年前已经查出胃癌晚期,现在已经无法处理事情,目前姜家的

事务主要由姜海局的儿子跟姜海隆两人在管,他基本上能代表半个姜家。」

林飞听得挑了挑眉,「你不说,从外表上怎么都看不出来,这么一个普通的

人居然会是姜家的大佬。」

林飞对此人印象极差,因为他刚才看着徐颖的眼神,是一种充满了赤裸欲望

的眼神,似是恨不得一口把徐颖给吞了。

接着,徐颖带着林飞,先后跟一些人打了招呼,并相互介绍,一圈下来后,

徐颖被一群女人拉走,临走前让林飞先四处逛逛,找点东西吃。

林飞端了一杯红酒,刚坐到沙发上,身后突然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。

「哟,这世界可真小,这不是林飞吗?」

林飞回过头来,只见一个身穿白色衬衫,黑色西裤,头发打得发亮的男青年,

手中端着一杯红酒,嘴角带着一丝莫名笑意地看着他。

林飞看着他,语气平淡地说:「王国茂,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见你。」

王国茂走了过来:「别这么冷淡嘛,说起来,我们好像已经有好几年没见了

吧,见到老朋友你就一点也不开心吗?」

林飞微微一笑:「王国茂,我和你什么时候成了老朋友了,你难道忘了当初

被我揍成猪头时的感觉吗?」

林飞实在不想看见这人的嘴脸,张可秋当初在美国留学,王国茂也在同家学

校,张可秋和林飞交往时,王国茂一直对张可秋死缠烂打。最可恶的是,王国茂

仗着有钱,曾经糟蹋了好几个留学女生,他的名声相当的臭,见张可秋对他不假

辞色,王国茂恼羞成怒,有一天带了一大群人,就要逼张可秋就范。

林飞赶到的时候,正好见到张可秋被王国茂强搂着,于是便出手狠狠教训了

他一顿,打得他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,之后王国茂便没有再出现,想不到会在这

里碰见他。

出乎林飞意料,王国茂没有动怒,反而「嘿嘿」地笑了起来:「林飞,你当

时应该很得意对吧,我想问你,后来你跟可秋分手时,是不是很痛苦啊?」

林飞脸色一沉,「关你屁事。」

王国茂哈哈笑了起来:「你生气了,你心里还紧张可秋呀,那真是太好了。」

说完,他站起身来,往大厅中央走去。

林飞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,这时王国茂走到一群女人中间,伸手搂过一个

女人,然后往这边走来。

女人身穿黄色的一字肩连衣裙,露出雪白嫩滑的性感香肩和琐骨,修长的双

腿包裹着灰色的丝袜,浑圆的小腿下面,踩着一对米白色的细根高跟鞋。当林飞

望见女人的容貌时,整个人顿时如遭殛,难以置信。

王国茂搂住的女人,是他的初恋女友,张可秋!

这时,张可秋也看见了林飞,她的脸上闪过复杂之色,来到林飞身前,语气

平淡如水:「好久不[好文]都市传奇四见。」

林飞喉咙有些苦涩:「是好久不见。」

「哎呀,好久不见,自然要聊一聊了。」王国茂搂着张可秋的腰,坐到了林

飞对面的沙发上,带着得意炫耀意味的语气说道:「介绍一下,可秋现在是我的

未婚妻,今年农历十二月我们就会正式完婚,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参加我们夫妻俩

的婚礼。」

随着王国茂的话语一落,林飞感到自己的心正在逐渐变得冰冷。

原来,王国茂便是王家大少,王家未来的继承人。本来,林飞已经打算今后

不再和张可秋有任何牵连,她毕竟已经遵从家族的安排,和人订了婚,自己就没

有资格再去插手她的事。

可是现在,在得知王国茂就是张可秋的未婚夫后,林飞内心的不甘和愤恨,

简直像即将爆发的火山,内里已经是岩浆滚滚了。

林飞的双目,此刻杀机毕露,而张可秋却是微微叹了一口气,向王国茂说道

:「我过去和朋友们打个招呼,你和林飞聊吧。」说完,便站起了身。

王国茂在她圆润的臀部轻拍了一下,「去吧。」

看着林飞仿欲喷火的眼睛,王国茂的心情相当舒畅。

他点了一根烟,放进嘴里,翘起二郎腿,吐出烟圈说:「呵呵,可秋漂亮吧,

当然,她再漂亮现在也和你无关了,因为她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。嗯,虽说我们

俩还未婚,但其实也跟结婚没什么区别,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吧?」

王国茂见林飞手上的青筋都出来了,笑得更快意了:「当我得知,我即将和

可秋订婚时,那几晚我简直兴奋得失眠。你知道订婚的那晚,可秋在床上被我操

了多少次吗,嘿嘿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操了她多少次,这么多年积蓄的东西,

那天晚上全射了个精光。嘿,告诉你,全部都是内射的。」

虽然早有预感,但从王国茂嘴里听到,张可秋和王国茂订婚的那晚,她就跟

王国茂发生了肉体关系,后者还全部进行体内射精,林飞只觉胸口血气一涌。

回不去了,再也回不去了。

张可秋的美丽动人的身体,已经被王国茂享受过,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口中

说,一生只爱他一生一世的初恋女友了。

王国茂很是满意林飞的反应,他脸上的笑意逐渐敛去。

「林飞,你很痛苦对吧,当年看着可秋跟你卿卿我我,我比你更痛苦。现在

……可秋在床上简直就是个绝世尤物,我经常变换花样地跟她做爱,每一次,她

都让我爽得不能再爽,她的叫床声,你应该仍忘不了吧,多好听啊。那张小嘴,

给我口交的时候简直爽死了,口爆你没试过吧,哦不,可秋从来不肯给你口交,

所以她的小嘴只有我享受过。哟,生气了,打我啊,看看可秋会怎么看你。」

「啊,对了,可秋的腿你也没怎么玩吧,真是太遗憾了,她双美腿,我早就

垂涎已久了。订婚的那晚,她穿着白色的丝袜,白色的高跟鞋,多么高贵优雅啊,

我看到她那样子简直硬得发疼,于是她那晚被我操得死去活来。现在,我每次要

跟她做爱,都会叫她穿上各种各样的袜子,你看她今天就穿着灰色的丝袜,也就

是说,今晚宴会结束后,你心爱的可秋又会被我狠狠地操了,哈哈……」

林飞再也忍不住,胸口一痛,喉咙一甜,一小口鲜血吐在了地上。

王国茂「哎呀」了一声,显得很是吃惊:「居然把你听得吐血了,真是过意

不去啊,真希望宴会早点结束,这样,我就能早点回去,抱着可秋上床睡觉了。

哦不对,要先操,操完我们才会睡觉的。」

说完,王国茂起身离开。

林飞觉得眼前有些模糊,不由得晃了晃头,艰难地站起身。

耳边听到徐颖着急的声音,心中却是什么也不愿去想。

不远处,望见林飞突然吐了一口血,张可秋的脸上顿时一白。就连周围众人

在她身边说什么,她也没有听清楚。